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羽亚】未完不续(上)

感谢墨枭太太为我命题。


您简直是天才!

——————————————


未完不续(上) BY滇红

    

    持续响起的门铃声让神宫寺勇太从梦中惊醒过来。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在梦境中产生的幻觉,然而毫不间断的声音让他逐渐从浅眠中清醒过来。一点半。神宫寺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闹钟,对于门外究竟是谁产生了困惑。然而就这么放着不管显然是不行的,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左邻右舍就要像自己一样被吵醒了。

    随手抓了抓睡乱的头发,神宫寺踩上拖鞋去开门。透过猫眼看过去,门外站着的人让他十分吃惊。似乎是听到了门内侧的动静,锲而不舍的按了很久门铃的来客后退了一步,让神宫寺能够更加清楚的看到他的全貌。

    “嶺亚?”

    神宫寺侧身把对方让了进来。中村嶺亚身上的衣服还是下午来练习时穿的那套,除了最上面的扣子少系了两颗之外,没有任何变化。擦肩而过的时候,神宫寺闻到对方身上的烟味,不由得皱起眉。没等他来得及质问对方,中村已经熟门熟路的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他放下杯子,像是在提问今天的天气好不好一样开了口。

    “我和他分手了。”

    中村的语气太过于普通,让神宫寺一时竟没反应过来他到底说了点什么。中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条斯理的喝了起来,而神宫寺还在努力消化对方刚才抖出来的劲爆消息。“他”指的是谁自然是不用明说,神宫寺虽然早就觉得中村嶺亚和羽生田拳武的关系岌岌可危,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抵达终点了。饶是国民彼氏再会甜言蜜语,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张口结舌,酝酿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那你身上的烟味怎么回事。”

    中村笑得一口水喷了出来,连连咳嗽。神宫寺一脸冷漠的看着他,最终还是不忍心看对方咳得脸都涨红了,伸手用力拍中村后背帮他顺直气。中村还没笑够,捂着肚子一副笑到断气的样子,一边用手抹掉眼泪。

    “你衣服扣子去哪里了。”

    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神宫寺突然开口问道。本来他只以为中村是觉得热了才会解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可仔细观察了以后神宫寺才发现,原本缝着扣子的地方只剩下了几根孤零零的线头。中村伸手摸了一下,露出了有点疑惑的表情,随即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被他扯掉了。”停顿了一下,中村补充道,“不过我也揍他了,一点都不亏,你不要去骂他。”

    我现在比较想骂你。神宫寺在心里腹诽道。

    中村给自己倒了进门以后的第三杯水,终于在神宫寺的威逼利诱下将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说起来也是巧合,中村这一天并没有和羽生田约好外出,原本预定要早点回家的他因为一时心血来潮而去了商店街闲晃。虽然是工作日,但街上的人流量依旧很大,当中村和一对有说有笑的情侣擦肩而过的时候,事情的发展就已经开始向不可控的方向疾驰而去了。中村转过头去紧紧盯着那两人的背影,对于自己突然停下导致的短暂性拥堵浑然不觉。他并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掏出手机给羽生田打了个电话,又在接通的瞬间挂断了,转而传了简讯过去。连中村自己都承认,约在羽生田家里见面大概是他这一整天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直接导致他失去了一颗衬衫扣子,顺带着揍羽生田的时候扭到了右手。

    “于是我和他就分手了。”

    中村又轻描淡写的说了一遍结论。尽管是第二次听到了,但神宫寺还是感到非常震惊。他和中村羽生田加入事务所的时间都差不多,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环境下也算是互帮互助的走到了现在。对于中村的感情线,神宫寺不敢说自己了解全部,但也是围观了大半。这场在世人眼中可以算是“爱情长跑”的恋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画了个句号,神宫寺突然有种自己喜欢的漫画在情节走到高潮的时候被腰斩了的失落感。况且,有一件事令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他看起来真不像会出轨的人。”

    中村喝光了杯子里的水,看着神宫寺笑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

    “人是会变的,神宫寺。”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