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喻黄】没有

*喻黄

*不是一个能让人觉得开心的故事

*涉及角色退役、结婚

*推荐食用BGM:五月天-突然好想你

*OOC可能有,这里是个渣渣……

 

没有 by滇红

 

1

  没有人想过会是喻文州先退役。

  就连黄少天都没有。

  黄少天躺在床上,歪过头去看着阳台。前一天晚上也是这样,他睁开眼,转头看着阳台。喻文州站在阳台上,手肘搭着窗台,并未注意到恋人正注视着自己,香烟燃起的火光在他指间明明灭灭。窗外的霓虹灯照得夜空半亮,逆光站在那里的喻文州只剩一个剪影,似乎下一秒就要消散一般。黄少天忍不住想伸出手隔着虚空握住那片影子,被子下的手指攥成拳,最终却也只是翻过身去假装熟睡。

  推拉门被人轻手轻脚地打开又关上,淡淡的烟味飘过来,黄少天下意识往被子里缩了缩,好像这样就能躲避开什么似的。现在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哦,心底里有个声音这么嚷着,聒噪得他不安。

  然而喻文州只是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黄少天不敢睁开眼,只是闭着眼睛等待对方动作。喻文州静立的时间太久了,久到闭着眼睛的黄少天都有些昏昏欲睡了。再度滑落回梦境之中时,他隐隐觉得自己听见喻文州叹了口气。

  第二天,蓝雨战队队长喻文州退役的消息占据了头条。

  黄少天的心也被占满了,被一句轻描淡写的“少天我们分手吧”占满了。

 

2

  没有人想过喻文州其实唱歌很好听。

  就连黄少天都没有。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记者会之后俱乐部举行了庆功宴,结束后还觉得不过瘾的蓝雨众人又跑去附近的KTV续摊。拿了冠军高兴,宋晓李远几个起哄要酒喝,黄少天豪气万丈,一边刷着文字泡一边要了一打啤酒。黄灿灿的酒液倒进杯子里,倒得太急,泡沫溢出不少,一人面前放了一杯。喻文州也没管他们,由着自家队员胡闹,带着一贯温和的笑容看着他们把那个赛季刚出道还嫩得不行的于锋撂倒了。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拿着话筒硬塞给喻文州,非要队长来一个,连被灌得迷迷糊糊半倚在沙发上作贵妃醉酒状的于锋都口齿不清地跟着喊了一句。喻文州最终还是架不住怂恿,拉开热门榜单看了看,随手点了一个曲子。

  轻柔敲击出的钢琴音从音响里传出,包厢里突然安静下来。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喻文州,视线停留在对方身上无法移开,耳朵像是加了屏蔽器,只能听见对方唱歌的声音。男人站在那里,白衬衫的袖子卷起来露出半截小臂,眼睛专注地盯着屏幕上滚动的歌词,嘴唇一张一合,好听到不像话的声音随着声带的振动传出,被音响扩大成无数倍,每一次音波的传递都带动着黄少天的心。

  “我们,那么美那么甜那么相信,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为何我们还是要在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突然好想你……”  

  喻文州低沉的声线突然拔高了一个音调,字字句句落在黄少天耳朵里。剑圣安静了,怔怔地听着术士的声音,好像被死亡之门中探出的白骨攫住一般无法动弹,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喻文州,手指微微颤抖。

  MV的女主角在咖啡厅里敲出给五月天的EMAIL,用漂亮的字句作结,并不熟悉的输入方式随着键盘声形成文字跃上屏幕——我想我会更有勇气的对明天说,我愿意。

  那天晚上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在歌曲末尾渐弱的伴奏中转过头来朝自己笑,包厢里有些暗,但并不妨碍他看到喻文州开合嘴唇做出的口型。

  少天,在一起吧?

  于是他点头,和着音响里最后一声钢琴音露出灿烂的笑容。

  好。

 

3

  蓝雨俱乐部的后门连接着一条小巷,鲜少有人经过,会走这条路的人不是蓝雨俱乐部的成员就是拐错弯的路人。黄少天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常常跟同期的少年们翻过后门偷溜出去玩,每每被魏琛发现便少不了一顿教训,方世镜则站在旁边无奈地打圆场。也是在这条小巷里,喻文州第一次吻了黄少天。

  那天晚上所有人都喝得晕晕乎乎,勾肩搭背地走在路灯下,尚还清醒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跟在最后面。黄少天低头往前走,路灯照射下两个人的影子清晰地映在柏油马路上,随着移动变换着角度,却始终纠缠在一起。他注视着地上的影子,那个属于喻文州的影子突然停了停。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又往前走了两步。本来黏在一起的两个黑影分开来,隔着小小的距离,轮廓看起来有些落寞。

  黄少天回过头疑惑地看着喻文州:“队长……?”

  一直以来游刃有余的青年在路灯昏黄的光线下红了脸,像是要坚定自己的决心一般深呼吸,垂在裤缝旁的手指也攥紧了。黄少天有些讶异,下意识往前迈了一步想去拉站在原地的人。刚好在同一时刻,喻文州动了。

  嘴唇贴合的一瞬黄少天睁大眼睛,落在他视网膜上的是喻文州合上的双眼。距离太近,连眼睫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被喻文州压在身体和墙壁之间,唇贴唇眼挨眼地接吻,十指相扣,对方掌心沁出的汗水被挤在中间。走在前面的人并没注意到后方发生的变故,于是黄少天闭上眼,听着队友们嘻嘻哈哈的声音和他的队长完成了第一次亲吻。

  而现在,黄少天已经不再需要翻墙出去,会教训他的人也都不在了,更不会有人再在路灯下吻住他,眼含笑意。

 

4

  没有人想过喻文州会不辞而别。

  就连黄少天都没有。

  当剑圣还在绞尽脑汁地思考用什么样的心情在欢送会上面对喻文州的时候,术士像是从未存在过似的消失不见了。经理干巴巴地转述给他们来自前队长的口信,无非是走形式一般的祝福期冀,还有从别人口中说出便打了几分折扣的遗憾。黄少天保持着仰在转椅上的姿势望着天花板,慢慢眨着眼,耳机还挂在脖子上。

  不告而别吗。真棒,连机会都不留给我啊队长。

  真棒。

 

5

  拎着装着啤酒的便利袋从正门出去,黄少天鬼使神差般绕进连接着后门的小巷。从袋子里拿出啤酒,手指抠住拉环,或许是因为之前的震荡,打开的瞬间有泡沫争先恐后溢出来,沾在黄少天手上。青年只是毫不在意地甩了甩了手,低头抿了一口。

  就连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大半夜跑到这里来,手里还拎着啤酒。正发呆的时候,手机忽然震了两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黄少天皱眉看着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客客气气的语言传达着发送者即将结婚的消息,看到最后的署名,黄少天仿佛跳了闸一般呆愣在原地,半天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着手机,一直到屏幕熄灭也没有移开目光。

  这是我的新号码,惠存。喻文州。

  铝罐攥在手里,长时间冰镇后形成的水珠挂在罐壁上。黄少天突然把啤酒罐凑到唇边,一口气喝了下去。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移动,他仰起头喝干了最后一滴酒,捏扁手里的罐子泄愤般朝墙上狠狠掷去。变形了的空罐撞在墙上然后弹开,掉在黑暗的角落里。总是灿烂笑着的青年弯下腰,手指紧紧拉扯着头发,嘴里全是啤酒的苦味,刚刚咽下的液体在喉咙口打转,好像马上就要和压抑在心底里的嘶吼一道呕出来一般。

  然后黄少天开了口,声音有些发颤,手指扣着膝盖打着节拍。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着绞痛着不平息,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尾音从唇边落下,嗓音干涩得不成调。黄少天把脸埋进掌心中,低声笑起来,泪水和笑声像尖刀一般一起划过脸庞,划过心脏,划得他生疼。

 

6

  没人想过喻文州和黄少天会一直在一起。

  就连黄少天都没有。

 

(END)


2014-04-06 /  标签 : 全职高手喻黄 28 4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