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叶黄】活着就是魔性3

*啊……我终于腾bu出fan工lan夫le更新了


*STILL 魔性百分百……


*务必慎入!务必慎入!务必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3

  方世镜弯腰替尚未清醒的黄少天拭去汗水,撩开黏在光洁额头上的碎发。少年脸颊上不正常的潮红已然褪去,呼吸绵长平稳,好像数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个幻觉似的。有些疲惫的坐回椅子里,方世镜摘下眼镜捏了捏眉心,感觉心累非常。

  比赛打得不顺,一年的努力付之东流,自然是心情低落。方世镜刚一出了比赛席就迎上喻文州,对方压低声音传达的讯息让他差点没放声喊出来——开什么玩笑,发情期?!匆匆往场馆内设置的医务室走的时候,喻文州简单介绍了经过,他的话让方世镜的心越发下沉。一个初尝发情期的OMEGA,直接就撞上了另外一个素不相识的ALPHA……虽然按照喻文州的转述,那个ALPHA并未对黄少天做什么过火的事情,只是帮欲火难忍的黄少天发泄了一次,但仅凭对方的一己之言实在是难有说服力。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忧心忡忡的方世镜推开医务室房门的时候愣了愣,站在床边的那男人的背影怎么有些眼熟?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那男人转过头来。跟方世镜目光相交的时候他突然就乐了,唇间叼着的烟并未点燃,随着说话的动作轻晃:“哟,方队,来了啊。”方世镜戳在门口瞪着男人看了半天,咬牙切齿从嘴里蹦出两个字:“叶、秋!”话音未落,方世镜已经两步跨出去揪住了叶秋领子,怒火几乎快要窜出来撩着叶秋眉毛,“抢我们的冠军就算了你又对少天做了什么?!”斗神举着双手一副要投降的样子,嘴里叼着的烟上下晃动:“哎哎哎哎老方你别动手啊。你们家的小孩这可是自己投怀送抱了,我可什么都没做,就帮着他撸了一发而已。”站在旁边的医生眼看着方世镜就要一拳揍上去,赶紧补充了一句佐证叶秋的辩白:“方队你别激动,这孩子真没事儿。”

  方世镜依旧揪着叶秋领子没松手,双方就这么僵持着,大眼儿瞪小眼儿待了半天。最后还是叶秋先打破了僵局:“我说老方,我对你们家那孩子真是什么都没做,我哪儿能对个未成年下手。快松手吧,这个人情就给你打个八五折拿材料还就行了。”

  方世镜本来垂下去的手又攥成拳头抬了起来。

  “哎得得得,不跟你闹了啊。”叶秋从方世镜手里拽回自己的领子,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随便披在肩上,“我得先走了,要不雪峰该着急了。”擦肩而过的时候,方世镜低声道了声谢。比起被不知何处的ALPHA发现,被叶秋撞见都算是黄少天运气好,不然这个极具天赋的少年怕是就要在这里毁了。叶秋没说话,只是笑笑,径直出了门。

  床上的少年发出无意识的呓语,拉回了方世镜的思绪。黄少天醒了。话唠少年睁开眼之后似乎有些茫然,缓慢眨动着双眼,视线落在方世镜身上。两人的目光甫一接触,黄少天就想张嘴说话。经历过性事的嗓音喑哑干涩,黄少天皱起眉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嘴巴开合间只发出了不成调的声音。方世镜赶忙拿过水给他喂了两口,看着他重新开始喋喋不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这份放松的心情未能持续多久,黄少天话语里的一些细节带来了极强的违和感,这让他再度皱起眉头。

  “方队我这是怎么了我明明之前是在看比赛的啊我怎么跑到床上来躺着了?我们赢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怎么回事这是……诶话说这屋里怎么一股烟味呢好奇怪啊还有股甜味,这是哪儿啊怎么味道这么奇怪……方队?”

  方世镜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黄少天,试探着问了一句:“少天……你不记得你从会场跑出去的事情了吗?”黄少天也一脸诧异,皱起眉头仔细思考起来:“好像有点印象……不过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那我以后还能打荣耀吗!”

  听着少年语速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尖的追问,方世镜只觉得脑仁都开始疼。他勉强朝黄少天露出一个安慰性的笑容:“没事,你就是进入发情期了。先好好休息吧,不会影响打荣耀的,具体的我以后再告诉你。”话毕,方世镜就转身出了房间,把黄少天的啰啰嗦嗦隔绝在门后。

  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方世镜只觉得手足无措。他拿出手机想给魏琛打个电话,按了拨号键却又立即挂断。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觉得有些消化不过来。蓝雨主场败给了嘉世。黄少天进入了第一次发情期,还和嘉世的队长发生了一些除了当事人以外无人知晓的事情,并且把过程忘了个精光。

  操。方世镜动了动嘴唇,无声的骂了一句。

(TBC)

2014-05-24 /  标签 : 叶黄ABO 69 9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