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昊翔】他夏了夏天

*高考PARO,祝所有的高考考生都能取得好成绩w考完就可以尽情的奔放玩耍了勇敢的少年们!加油!

 

*CP:唐昊x孙翔


*OOC非常可能...我写的时候有点感慨简直就写到飞起...本来想赶二翔节但是没赶上愁愁的QUQ晚了一个小时....不过稍稍蹭个TAG?


*吃我大昊翔安利辣!【跪坐递出】

 

*BGM:苏打绿-他夏了夏天

 

 ————————————————

他夏了夏天 by滇红

 

  距离高考还有5天。

  悬挂在墙上的小黑板上照例由班干部日日进行着人工倒计时,每天都有旧的数字被抹去,纤长的手指握着粉笔重新书写下鲜红的字迹。然而这枯燥的工作到今天便结束了,驻留在上面的字迹将静静等待着夏末开学之时被下一拨学生发现,然后被抹去,数字重置回最初的样子,只是握着粉笔计数的人换了一个,抬头瞥一眼它便匆匆低下头去奋笔疾书的人换了一批。

  孙翔搁下手里的笔,双臂往后伸展抻了个懒腰,指尖触碰到背后的墙壁。坐在他后面的唐昊皱着眉对着眼前的卷子生闷气,也不知道是因为数学填空算错了一步没得分,还是政治最后一道大题没扣住得分点白白浪费了笔水儿。明天就要开始放备考假,就算是再好的学生这时候也难免心神不定,一敲响午休铃便有不少人纷纷找借口回家。本来班里就只剩下寥寥几人,到了下午快放学的时间,竟然只剩下唐昊和孙翔两个人占据着教室里最凉快的角落,自顾自低头做题。

  教室里没人,自然也不必顾忌音量大小。站起来活动活动久坐后僵硬的身体,孙翔抬腿迈过椅子跨坐着,一巴掌拍在唐昊桌子上,振动让扔在一旁的签字笔都弹了一下,自然把唐昊给吓了一跳。唐昊抬起头皱着眉瞪着孙翔,出人意料的并没有张嘴骂出来,只是弯腰捡起滚下桌面的笔,随手扯了张草稿纸继续写写画画。

  孙翔愣了一下,垂眼去看唐昊压在草稿纸底下的卷子。他正算着的是道圆锥曲线的题,草稿纸上留下反复计算多次的痕迹。唐昊手里攥着的签字笔是高三刚开学的时候他和孙翔一起去买的,不是什么牌子却意外好用,两个人一时兴起买了好几盒回家。那时候觉得这一年都用不完,到了现在却已经不剩几支。黑色墨迹落在纸上,坐标轴横平竖直,椭圆规整,抛物线和之前的线条交汇出完美两点。孙翔趴在椅背上看着唐昊演算,想起四个月前他和唐昊还因为自己嘲笑唐昊画的椭圆不好看而打了一架,而一百二十天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打了个哈欠,孙翔往后仰,胳膊肘架在自己桌子上仰头往上看。空调嗡嗡的运作着,吹出肉眼不可见的冷气。孙翔合上眼,听见唐昊写字时笔尖摩擦出的微小声响。他抬脚踹了踹桌子腿儿,懒洋洋的开了口:“我说,准备去哪个大学啊?”唐昊头都没抬,运笔如飞往卷子上誊写步骤:“傻逼啊你,我们是考前填志愿。”孙翔撇撇嘴,习惯性回过去一句“你才傻逼”,便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也就不再说话闭目养神。

  其实孙翔也就是随口那么一问,唐昊的志愿表写成什么样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个月前填志愿的时候,孙翔可是眼睁睁看着唐昊从自己桌上顺走志愿表之后坐下照着抄了一份,别说学校顺位,就连专业都一个不落的写在了那份署名是“唐昊”的表格上。孙翔看着唐昊大步流星走到老师面前递出两份除了名字以外一模一样的表格时,心里还真有那么点小感动——虽然这份小到可怜的感动很快就被唐昊一句“不跟你报一个学校以后怎么给你灌六个核桃”给抹得一干二净。

  所以当班里同学们疯了一般开始在背书做题的空隙间挤出时间给挚友发同学录和写同学录的时候,唐昊跟孙翔压根儿就没费心去准备那劳什子的玩意儿。反正以后也还会在一起,写那些东西干什么?

  “走了。”唐昊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孙翔睁开眼,看见对方背着单肩包抱着手臂,一如既往的还是一脸不高兴的皱着眉。转过身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扫进包里,孙翔拉上拉链把包甩上肩膀,跟上先一步走出教室的唐昊。

  操场上有穿着校服短袖打篮球的男生,热的不行了会撩起衣服下摆擦去快要流下来的汗,白花花的肚皮一闪而过。偶尔也会有故意穿工字背心秀身材的,上篮时的帅气动作往往引来跑道上女孩子们的关注。没人考虑过一个月或是一年之后,他们也会和即将离开这座校园的学长学姐们一样经历高三修罗期,就像一年前的唐昊和孙翔也没想过自己会和对方谈恋爱一样。

  孙翔晃了晃手里北冰洋的玻璃瓶,朝唐昊抬了抬下巴,“哎唐昊,你别再考不上啊。”

  “傻逼,”唐昊笑起来,一口灌下汽水,拿手背蹭了蹭嘴,“先担心你自己吧。”

  这是一个属于他们的夏天。

  一个为了彼此而奋斗的夏天。

 

(END)


评论(5)
热度(53)
  1. 星河欲转一盘芥末墩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