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韩♀张♀】生理痛

*霸图全员性转

 

*韩♀张♀

 

*甜甜甜甜甜甜甜到蛀牙

 

————————————

 

生理痛 BY滇红

 

1

  张新杰不可怕,可怕的是过了十一点却没办法睡觉的张新杰。

  更可怕的是过了十一点却没办法睡觉而且还痛经的张新杰。

 

2

  一向生活规律饮食健康的张新杰居然会痛经,这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却又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张新杰天生体质偏寒,不论冬夏手脚冰凉。张佳乐转会之后对此啧啧称奇,从此踏上了夏天把张新杰当冰块抱着降温,冬天往张新杰手里塞暖宝宝试图捂热对方的道路。然而不论张佳乐怎么努力,张新杰冰凉的双手还是像他雷打不动的作息表一样,毫无变化。

  虽然天生体质无法改变,但张新杰还是很努力的在调节自己的身体状态,力争不让每月必定报到的生理痛影响生活——比起疼痛,也许被打乱的时间表更让她难以忍受。每天坚持一定量的运动,红糖大枣暖宝宝统统准备齐备,严格遵照忌口原则杜绝咖啡茶叶冰淇淋。尽管如此,每个月里张新杰还是会有几天面色不佳气场阴沉。到了这几天的时候霸图全体都会比平时更加省心(经理语),就连张佳乐都乖乖睡觉不再熬夜玩手机了,生怕让张新杰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色变成惨白。

  你看,霸图是一支多么团结向上的队伍啊。

 

3

  “新杰。”韩文清在张新杰身边站定,把手里接满热水的玻璃杯递过去。正靠着椅背闭眼小憩的张新杰睁开眼睛,伸手接过杯子,触碰到杯壁的时候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缩回手指虚握成拳,顿了几秒才再度张开手捧着杯子,小心翼翼放在桌子上,开口道谢时嗓音有些沙哑。韩文清皱了皱眉,挨着张新杰坐下,抬腕看了眼手表。

  时间是十一点三十分,距离张新杰预定的睡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

  列车运行平稳,铁路大提速让旅人不再需要继续忍受漫长的旅程。尽管如此,从微草所在的B市返回霸图所在的Q市仍然需要五小时左右的时间。一般来说,霸图客场比赛的时候都是飞机往返,偏偏今天好巧不巧赶上极端天气航班取消,最后只能坐火车回Q市。

  原本一个小时多的行程突然被拉伸成五个小时,霸图经理痛苦的捂住眼睛不敢去看副队长的脸色。而张新杰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动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她只是冷静的站起来走去了洗手间——

  然后吐了。

  张佳乐转过头一脸担心的小声跟林敬言说,要不是知道张副今天来例假,我还以为她是怀了呢。

  林敬言看着韩文清猛然站起来冲进洗手间的背影接话道,那孩子肯定是韩队的。

 

4

  抵达霸图俱乐部门口的时间是十二点二十五,距离张新杰预定的睡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十五分钟。

  张新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两腿发软,却坚持着自己走了下来。Q市的夜晚起了风,寒风带着凉意略过身侧,吹得她不由自主的发抖。韩文清拎着两个人的行李跟下来,二话没说直接把身上穿的风衣脱下来给人裹上,手背抹过张新杰额头,触到一手冷汗。

  时间太晚,韩文清也没多啰嗦,直接就地解散。林敬言半拖半抱的把困的眼睛都睁不开的张佳乐架回寝室,韩文清拒绝了张新杰拿回自己行李的要求,坚持拎着两个人的东西回了张新杰的房间。

  “队长?”张新杰有些疑惑的看着反手关上门的韩文清。霸图虽然是两人一寝,但身为正副队长的二人却是单人寝室。本来以为韩文清只是来帮忙送行李的,却见对方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张新杰茫然的歪了歪头。难道是要复盘?

  “去洗漱,陪你睡。”韩文清弯腰从行李里翻出二人的洗漱用品跟睡衣,把对方的那份递过去。被痛经和缺觉同时折磨的张新杰此时脑筋有点转不利索,看见有东西递过来下意识伸手接过来,又被韩文清扳着肩膀推进浴室。

  等到洗漱出来的时候,张新杰看见韩文清已经收拾利索,贴着墙边放的行李也少了一个,看来是在自己洗漱的时候回房间整理过了。见她出来,盘腿坐在床上的韩文清收起手机,拍了拍床:“过来。”

  被塞进被子里的时候张新杰愣了一下。被窝里暖暖的,冰冷的双脚踩到了韩文清提前放进来的热水袋。正在楞神间,韩文清已经关了灯钻进被子里。一只手伸过来覆在了小腹上了,暖意让张新杰觉得异常舒服。

  “睡吧。”韩文清低声道,用另一只手臂环住张新杰肩膀,抚上对方后颈捏了捏。

  浅浅应了一声,被生理痛折腾了一整天的霸图副队长终于在恋人怀中安稳的睡了过去。

(END)

——————————————

其实被姨妈折磨到吐的人是我【。】

但是我没有一个老韩那样的男朋友,也没有老韩♀那样的女朋友…哭哭哭

果然疼痛是第一生产力…呜呜呜

评论(6)
热度(55)
  1. 洛轩—咸鱼窝里不翻身。一盘芥末墩儿 转载了此文字
    甜死了
  2.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一盘芥末墩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