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方王】重症

*最后还是没有赶上方神生日SAD不过还是蹭一下TAG!方神生日快乐!


*花吐症PARO,没有看过原著只是百度的可能对这个设定理解的不是很全面,如果有BUG请放过它QUQ


*这次真的是HE!方王HE!


*READY?GO!

——————————

重症 By滇红

 

1

  闹钟在七点钟一如既往地响起来,又被伸出被子的手一把关掉。

  掀开被子迷迷糊糊坐起来,揉揉眼睛抻个懒腰,光脚下了床。

  洗漱,穿好西服,系领带的时候手法娴熟。

  一杯清咖配今天的头条新闻,和他在这个国家度过的每一个早晨一模一样。

  出门之前最后检查一遍行头,迈出大门前和正在浇花的房东太太打声招呼。

  然后方士谦就眼睁睁看着几片花瓣从自己嘴里掉了出去。

 

2

  花吐症,因为暗恋之苦而患上的疾病。患者说话时会吐出花瓣来,触碰到花瓣的人也会感染。无药可医,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和暗恋对象两情相悦。

  方士谦瞪着自己手里写满英文的诊断书,总觉得这看了好几年的二十六个字母像是非洲哪个部落的咒文,不管怎么念都理解不了。其实他心里也清楚,不是看不懂,而是不想承认。“花吐症”,这名词最近在各大社交网络上火到爆棚,听说在国内还上了搜索榜第一位。症状太过明显又太过奇特,简直就是小说里才会存在的病症。方士谦长叹口气,手肘支在大腿上双手抱头。随着一声国骂,两片黄灿灿的花瓣飘然而下落在地上。

  真他妈闹心。方士谦心里想着,弯腰捡起地上的花瓣,捏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一阵,确认了科属品种。

  雏菊。深藏心底的爱。

 

3

  王杰希准备关电脑的时候才注意到右下角闪动的QQ头像。虽然在通知栏里被缩小了无数倍,但他还是一眼认出那标志是微草队徽。

  是方士谦。

  防风:小队长,最近好吗?

  虽然已经退役多年,但方士谦的QQ名还是老样子,连头像都没变过。发送时间是一小时之前,简短的问候以问号结尾,孤零零的躺在对话框里等着他回复。搭在键盘上的修长手指没有任何动作,王杰希看着屏幕发愣。方士谦退役之后就去了美国,两个人之间隔了冗长时差,联系更是少之又少。王杰希从没问过方士谦现在在做什么,只是从他人口中零零散散的搜集到一点对方的近况。聊天记录如实反映着两人之间的疏离,上一次对话还是年初例行的问候,更显得方士谦这没头没脑的问候异常突兀。王杰希抿唇,没有搭理对方的寒暄,单刀直入提出了疑惑。

  王不留行:怎么了?

  似乎没有预料到王杰希会这样应答,对话框里有两三分钟都没有刷新出新的消息,“正在输入”的状态一直在昵称右侧挂着。王杰希抱着手臂看着电脑屏幕,几乎可以想象出方士谦敲几个字又删掉的样子。他脑海中的方士谦还长着第七赛季时年轻的脸,因为不知道如何回复魔术师突如其来的刁钻问题而皱起眉,用左手把后脑勺的头发揉成一团乱。

  防风:这不好久没联系了,问问你。

  王杰希刚要回复,却见屏幕上一条一条接二连三的往外蹦消息。刚才还吞吞吐吐的方士谦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并不准备给王杰希插话的机会,倒豆子一般不断发着文字。王杰希见没自己说话的时机,索性也不把手搭在键盘上待机了,不紧不慢捧过旁边的茶杯看着方士谦一个人唱独角戏。

  防风:对啦我下周回国

  防风:来接接我呗

  防风:航班我都订好了

  防风:别拒绝我啊小队长

  防风:那么多年的交情呢

  防风:拒绝了的话我多伤心啊

  防风:想要什么啊我给你带回去

  防风:理理我啊

  防风:小队长?

  王杰希等了一分钟,确定对方已经说完了,这才开始回复。

  王不留行:好。

 

4

  收到王杰希回复的时候,方士谦不由得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去。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放任自己陷进沙发里,方士谦仰头盯着房顶的白炽灯看。早上去过医院之后被医生配发了口罩,白皮肤蓝眼睛的美女医生拨拉了一下亚麻色卷发,劝他尽快找到病因,并祝他好运。方士谦笑着应和,嘴里掉出来的花瓣被他及时接住,随手揣进口袋里。

 因为花吐症的原因,在痊愈之前都没有办法进行研究室的工作——毕竟不管是方士谦还是他在研究室的同事们都不希望看到显微镜下的植物标本变成了花吐症传染源——不过方士谦到是乐得清闲。唯一让他难受的就是不能随便说话,有时候说的多了,大团花瓣堵在喉咙里更会让他觉得想吐。去研究室请假时,同事们纷纷打趣他是不是看上了新来的女学生,方士谦只是笑而不语,但其实心里对那个导致自己不停吐花瓣的罪魁祸首一清二楚。

  王杰希。方士谦在心里默念这名字,汉字弹跳在舌尖,随着花瓣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对方还只是个到自己肩膀的小鬼,大小不一的眼睛异常有辨识度,刁钻犀利的游戏手法更让他迅速扬名微草俱乐部。十来岁的青少年正是拔节的时候,等到王杰希出道的时候个头儿已经快赶上方士谦了,瘦削的身材穿着微草队服格外好看。方士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等到回过神来时已经深陷泥沼,眼里除了王杰希什么都容不下。他是副队长,站在他的小队长身后时刻准备上前为对方驱散迷雾治愈创伤,就像在赛场上防风为王不留行做的那样。

  方士谦那时候真想一直在王杰希身后看着他。就算王杰希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关系,说不定哪天王杰希结婚了他还可以去做伴郎。方士谦自认向来是个贪心的人,冠军有了一个还想要第二个,只玩好牧师不够非得连守护使者也精通才行。但在王杰希这件事情上,他却异常容易满足,只要能一直在王杰希身边就好,再无所求。

  然而他最终还是迎来了退役那一天。

  在其他人看起来,方士谦的选择无疑是明智的。拿到了两个冠军,将“治疗之神”的称号纳入囊中,在状态明显下滑之前将位置交给年轻人,可谓是功成身退。然而这背后的无奈,却是方士谦不曾讲给任何人的。

  拜啦,小队长。

  直到最后,方士谦都没有鼓起勇气叫过对方的名字。他甚至连转头再看一眼王杰希的勇气都没有,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把那句在心里翻滚不已的告白说出口,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与其说出不会得到回应的感情,还不如把它埋葬在心里。

  离开的时候,方士谦潇潇洒洒的扔下了一句告别,只留给王杰希一个背影。一晃多年,方士谦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过去,却被几片花瓣重新勾起了回忆。叹口气侧身倒在沙发上,方士谦闭上眼。

 

5

  信号灯由黄变红,王杰希踩下刹车,稳稳当当停在白线之后。转过头,视线跟副驾驶上的方士谦撞了个正着。偷看被抓包的方士谦似乎是笑了笑,在大半张脸被遮住的情况下王杰希也无法判断对方的表情,只有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能看出些许情绪。红灯再次变绿,王杰希踩下油门继续前行。

  在机场第一眼看见方士谦的时候他还真没认出来。习惯了对方穿着微草队服的样子,冷不丁看到对方一身休闲装反而有些不适应。许久不见,方士谦的发型也有了变化,再加上戴了口罩,直到人都站在自己面前了王杰希才反应过来。注意到对方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大口罩,方士谦眨眨眼睛,瓮声瓮气的解释从层层布料后传出:“感冒了,没事儿。”

  航班抵达的时间是凌晨,向来拥堵的四九城也异常顺畅。出高速口的时候遇上一个红灯,除此之外一路绿灯过关。王杰希的开车的风格和王不留行骑扫把的风格完全不同,速度适中运行平稳,让方士谦几乎昏昏欲睡。为了避免跟王杰希说话,方士谦一直望着车窗外装作看风景。陌生的街景在玻璃外一晃而过,渐渐变得有些熟悉。车子从微草俱乐部门前驶过,向北五百米,拐个弯缓缓开进地下停车场入口。

  虽然平时都是在微草宿舍住,不过王杰希还是未雨绸缪的在俱乐部附近买了套房子。方士谦站在门口看着王杰希弯腰给他找拖鞋,心里有点唏嘘,不由自主想起在青训营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场景。暑期青训营报道的时候正赶上方士谦拎着箱子回家,经过大门口时看到一群小孩儿排排站。那时候王杰希的个头不算高,站在队伍里也不显眼。方士谦经过的时候扫了一眼,偏也凑巧跟王杰希的视线对上了。当时他也只不过觉得这孩子眼睛挺有意思,万万没想到……

  “士谦前辈?”

  “啊?”正蹲着解鞋带的方士谦听见王杰希叫自己下意识一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脸上一凉。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手里拎着前一秒还严严实实遮在自己脸上的口罩,一时没回过神来。然而王杰希并没有看他,视线投射向低于方士谦脸的地方。跟着对方的视线低头看过去,方士谦伸手一把摁住地板上的花瓣,用力太猛失了重心,膝盖磕在地板上咚一声响。

  完了。方士谦绝望的想。

 

6

  王杰希坐在沙发上,一双异瞳炯炯有神,全然不像是一个两点钟爬起来去开车去机场接机的人。方士谦内心忐忑全身僵硬,只觉得要被对方的视线盯出一个洞来。略去了无意义的发怒,王杰希平静的发出质疑。“花吐症”三个字从对方嘴里蹦出来的时候方士谦心一沉,听这语气显然对方是知道这病的来龙去脉,必然也就知晓了患病的原因。果不其然,在看到方士谦点头之后,王杰希下一句话便直捣红心:“士谦前辈这次回国是想找自己暗恋的那个人吗?已经知道是谁了?”

  方士谦下意识点了点头,然而一琢磨又僵住了动作。万一对方问起来是谁,总不能指着对方说“就是你”吧?方士谦只要想想那场景就觉得可怕。他曾无数次设想过如果和王杰希坦白的话会是哪般景象,但只要想到那张熟悉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继而转变成厌恶,方士谦就感到恐惧。强迫自己露出笑容,方士谦摆摆手:“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啦,只是回来碰碰运气。不过要是真的不行的话我也没办法啦,小队长你千万别碰这些花瓣哦不然你也会被传染的……咳。”嘴巴开合间不断有花瓣从嘴里涌出,喉咙被柔软的花瓣骚弄得发痒,方士谦最后不得不咳嗽一声来缓解喉咙的不舒服感。拢起落在膝盖上的花瓣,方士谦捧起传染源准备去找个垃圾桶丢掉,也好暂时逃避一下王杰希始终定格在他身上的视线。刚走出两步,王杰希突然丢出的一句话让他顿时定在原地,一脸难以置信的转过头看着对方。

  “是我吗?”

  依旧坐在原处的王杰希气定神闲,全然不顾自己刚刚出口的话让方士谦多么震惊。似乎是怕方士谦没有理解,微草队长微仰起头跟他目光相接,把简短的句子补足定状再度扔过来:“士谦前辈暗恋的人,让士谦前辈患上花吐症的人,是我吗?”

  方士谦想着是不是自己在国外呆得太久已经丧失了理解中文的能力,他竟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了。手里捧着的花瓣散了一地,方士谦往王杰希的方向迈出一步,几片花瓣被他踩在脚下:“小队长?”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脸上漾起一抹狡黠的笑,他站起来主动迎向方士谦。王杰希的手掌按在他后脑,额头顶着额头,距离太近让方士谦不由自主加快了眨眼的频率。这发展是怎么回事?方士谦有点茫然,任由王杰希凑上来附在他耳边低语,呼吸扫在耳廓激得他不由自主屏住呼吸。

  “前辈,你没发现你刚才叫我的时候已经没有花瓣掉出来了吗?”

  方士谦喃喃的应了一声,感觉王杰希的手掌已经抚过他脖颈摸上后背。隔着衬衫薄薄的布料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手掌的热度,暖意正顺着自己脊椎向下流淌,舒服得他口中泻出一声叹息。方士谦反手捉住已经摸到他牛仔裤边缘的手,低下头去亲吻他思念到患上重症的男人。

  窗外的天空显出一丝白光,黎明已经到来。

 

(END)


评论(8)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