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许刘】梦醒之前

击鼓传文第二棒ᕕ( ᐛ )ᕗ CP:许斌x刘小别


架空设定

——————————————————

梦醒之前 by滇红


  刘小别其人,年方二十,外貌并无过人之处,身高也是不显眼的一百七十公分出头。夏穿T恤冬裹袄,普通的牛仔裤普通的帆布鞋,常年塞着的耳机里播放的也是普通年轻人都会喜欢的曲调。一言以蔽之,刘小别这个人,是个放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普通人。如果要说他有什么不普通的地方,千挑万选也只有两点。第一,刘小别是个兼职塑梦师。这第一条天知地知众人皆知,然而第二点却是只有刘小别一个人知晓的秘密。

  刘小别,性别男,爱好男。

  这么容易引起争议的性向问题,刘小别当然不会和中二期的青少年一样傻乎乎地去到处宣扬。所以直到现在,在周围人眼里刘小别也只是个单身潜力股。还有不少学妹慕名而来找刘小别咨询塑梦服务,最后无一例外地都被刘小别塞了一张他正在兼职的微草心理诊疗所的联络卡,之后便无下文。漂亮的也好,有气质的也好,统统在刘小别这里碰了个钉子,拿着张卡片打道回府了。因为这,刘小别被室友们损了不是一回两回,不过他倒是也不在乎,依旧自顾自地准备了一盒子名片,等着再塞给下一个来搭讪的人。

  每周二都是刘小别去微草做兼职的日子。城里人就是这么会玩,因为现实生活压力太大所以想要在梦境中寻求解脱,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美梦。于是,塑梦师这个职业应运而生。使用专门的仪器进入他人的梦境,塑梦师可以随意改变梦境的场景,编造梦境的情节,让寻求塑梦师帮助的人可以拥有一个完美无缺而又愉快非常的美梦。尽管醒来时并不会记得梦中具体发生了什么,却会保持梦中愉快的心境,借此缓解压力。作为第一批敢吃螃蟹的人,微草心理诊疗所的老板王杰希绝对是这一领域数一数二的大拿级人物。而对于刘小别来说,塑梦师其实是个和他的本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职业,却因为机缘巧合被王杰希邀请,从而得到了在微草兼职的机会。刘小别向来不是个因循守旧的人,虽然成为塑梦师并不是他原本人生规划中的一环,但现在有了这么个额外的选择他到是也乐得接受,兢兢业业地过起了半工半读的兼职生活。

  和每一个普通的周二一样,有两点不普通的普通大学生刘小别把单车停在微草后门前锁好,踩着耳机里激烈的鼓点进了员工通道。对于每日忙于打拼的城市人来说,人民币永远比愉快的心情还重要,所以鲜少有人会选在工作日来微草,这也让刘小别每周二的兼职都清闲无比。况且刘小别现在也只是个兼职塑梦师的身份,本着负责任的原则,王杰希也一直都没有允许他单独对客户进行塑梦服务,只是从旁协助以增加经验。每次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王杰希游刃有余的操纵梦境,刘小别都觉得心里痒痒,却也知道自己经验不足,只能忍着跃跃欲试的心专心学习。然而今天王杰希有事外出,临行前嘱咐刘小别,如果有患者来的话,由着他自行判断是独立进行还是让对方预约其他时间前来。所以这个普通的周二对于刘小别来说却有着不普通的意义,一方面期待着有人前来拜访,一方面却又担心自己能力不足会砸了微草的招牌。怀着这样的忐忑的心情,刘小别换好衣服踱进诊疗室。

  等了好一阵子也不见有人来,刘小别嫌一个人坐着无聊,出了门去前台找高英杰聊天。虽然是夏天,然而再高的温度也架不住微草心理诊疗所所在的大厦中央空调给力。一道玻璃门之外是汗流浃背的行人,站在里面的刘小别跟高英杰却裹紧了长袖制服。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高英杰闲话家常,刘小别眼睛却一直往外瞟,想要看看外面有没有哪个人有想要走进来的趋势。不看还好,这一看还真被他看到一个。

  “哎,小高,你看那人。”刘小别拿手肘顶了高英杰一下,抬起下巴指向外面。高英杰其实也一直看着外面,听刘小别这么一说顿时知道了对方说的是谁。似乎是听见两人说话的声音了似的,在门外徘徊了有一阵子的男人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到是吓了门内二人一跳。高英杰看对方进来了,赶忙站起来想招呼,结果刘小别比他反应还快,只不过说的话却不是欢迎词。两个字接一个问号,让高英杰一脸疑惑地看向对方。

  “许斌?”

  “刘小别?”

  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这下高英杰不止看刘小别一个人了,目光在两人中间来回移动。刘小别注意到高英杰疑惑的表情,凑上去揽着许斌肩膀一乐,主动承担了相互介绍的任务:“这许斌,我社团学长。这高英杰,我同事。”

  虽然叫的这么亲热,但其实刘小别跟许斌也就是在社团里会因为事务沟通两句,私下里没有什么亲密接触。而许斌虽然对于刘小别的兼职早有耳闻,却也没想到他心血来潮的一次选择会跟刘小别碰个正着。

  许斌跟高英杰打过了招呼,眼看就要陷入冷场,幸好高英杰还记得这是个什么场合。“请问您是需要什么心理咨询服务吗?”对方是刘小别的学长,高英杰自然更想尽心尽力为对方服务,从桌上拿了宣传单递给他。许斌接了,没有细看只是粗略扫了一眼。看来是早有目标才会到这里来,看到他这动作,刘小别跟高英杰心里都默默下了判断。

  果不其然,许斌接下来说的话印证了二人的猜想。“其实我就是听别人说微草的塑梦服务特有名,所以想来试试。”许斌说完这句话,就看见高英杰立马转头看刘小别,而刚才还倚着前台柜台站着的刘小别突然站直了身体,收起笑容露出一脸严肃的神情。并不知道王杰希曾嘱咐过什么的许斌自然不知道两人这副反应的前因后果,此时让陡然转变的气氛惊到,来回来去看着他俩没敢张嘴。

  刘小别心里很纠结。如果来者换做是别人,他或许可以轻易做出决定。然而这个人是许斌。刘小别从没有和别人提起过,他和许斌遇见的第一天就上演了一出转角遇见爱的狗血戏码。然而撞上人是两个人的事,“遇见爱”的主语却只是刘小别一个人。后来再次在社团新生见面大会上看到站在台上的许斌时,刘小别那个激动,心里觉得这大概就是宿命的安排,已然准备开始策划怎么追许斌了。然而构思还没完成,就被散会后在门口等着许斌的漂亮姑娘拆了个一干二净。刘小别是个不怕困难勇往直前的人,但还没有兴趣挑战挖人墙角的缺德事儿。于是他就此放弃了还没成型的追求计划,让那份一见钟情胎死腹中。

  然而今天,他又得到了一个和许斌亲密接触的机会。

  “小别?”高英杰看刘小别只是盯着许斌看半天没反应,小心翼翼叫了对方一声,拿在手里的登记表格放也不是给也不是,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比高英杰更尴尬的是许斌,他清清嗓子刚想开口表达自己改天再来的退意,刘小别却突然拽过高英杰手里的表格,转身就走。迈出去两步才意识到对方没跟上来,刘小别回头朝许斌一摆手:“走啊,愣着干嘛呢?”许斌这才反应过来,朝高英杰笑了笑跟上刘小别的脚步。二人一同进了诊疗室,留下高英杰一头雾水的站在原地。

  等着许斌填写基本信息的工夫,刘小别例行公事地询问起对方来微草的理由。一般来说,塑梦师在开始之前都会问清让患者闷闷不乐的理由,这样的了解可以让塑梦师更好的为对方服务。听见刘小别这么问,许斌书写的动作顿了顿,一边答复着一边继续完成了“无”字的最后一笔:“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刘小别手里原本转得飞快的笔失了准头,“啪”一声掉在桌子上。许斌闻声抬起头看他,面无表情让人无法推测他此时的想法。刘小别有些尴尬的扯开嘴角笑了笑,探出手捡回被他甩飞的笔放回原处。

  帮许斌佩戴好专用仪器,屏幕上的波形图让他确认对方已经沉入梦境之中。这还是刘小别第一次看到睡着的许斌。虽然平时就是个沉稳的人,但睡着之后的许斌显得更加安静。睫毛还挺长……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凑上去仔细观察对方的脸,刘小别真恨不得抡圆了给自己一巴掌。我可真够出息的……心里嘀咕着,刘小别戴上相配套的仪器,躺下闭上眼。

  猛然睁开眼,随即就被阳光晃得再度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下之后,刘小别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环境。对于刘小别来说,这个地方向来只是匆匆路过,但显然对于许斌来说是个非常熟悉的地方。此时,刘小别正身处大学的图书馆里,而且还是落地玻璃旁可遇而不可求的绝佳自习位置。难怪阳光这么刺眼呢……许斌呢?刘小别四下张望着寻找自己的目标,却没找到,只好作罢。因为那几分钟的停顿,让他比许斌进入梦境的时间晚了几秒,现在不知道前因后果,只好耐心等待着许斌出现。

  “醒了?”搭着这把声音一同出现的是放在桌上的可乐。刘小别猛一下回过头去,力道大到如果不是在梦里的话多半要扭了脖子。站在他身后的许斌似乎被他这太过激烈的反应吓到了,露出了一脸愕然的表情,随即笑了:“你嘛呢,睡迷糊了?”这么说着,许斌绕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动作轻车熟路毫无违和感。“没没没……”刘小别一紧张嘴皮子就哆嗦,一口气说了好几个否定词,为了掩饰赶忙伸手拿起可乐拧开猛灌了几口。

  如果内心弹幕可以实体化的话,许斌的脸大概已经被刘小别心里喷涌而出的弹幕挡得严严实实的了。这是什么走向什么情况什么节奏!刘小别举着可乐瓶子偷眼瞄了许斌一眼,被看的人毫无自觉,低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刘小别虽然并没有独自进行过塑梦,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跟着王杰希这么久多少也知道些塑梦的原理。最开始的梦境是由被塑梦者自身构建的,而塑梦师需要做的则是根据初始梦境进行引导,让原本的梦境变得美好,最终达到使对方可以怀抱着愉快的心情结束治疗的目的。按照目前的场景推测,在这个梦中自己和许斌的关系恐怕是非同寻常的好,好到两个人单独来图书馆自习的程度。虽然刘小别心里是挺高兴,但却不由自主地在脑中浮现起问号。

  许斌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不好解的难题,皱着眉头揉皱了草稿纸扔在旁边。刘小别看势不妙,脑子里的问号也就只能暂时置之不理。塑梦的作用就是为了让别人心情愉快,许斌平时总是一副沉稳的样子,此时在梦中竟然连摔草稿纸这种事都做了,眼看心情就要晴转阴,这对于一个塑梦师来说当然是最不应该让客人出现的反应。掂量着许斌醒了之后左右也不会记得任何事儿,刘小别索性也就乐得顺水推舟。

  然而此时的刘小别并不知道,这个让他一时兴高采烈的决定,会在之后让他辗转难眠。

  自行带入了“亲密好友”的角色之后自然好办了许多,刘小别半拖半拽地把许斌从图书馆拖了出去。梦境中夏日的阳光照在身上也并不灼人,温度适宜舒服得很。刘小别单肩背着包往前走,另一侧书包带耷拉着,随着他的动作晃荡。许斌不紧不慢跟在他身侧,这场景让刘小别情不自禁的有些感慨。

  如果这不是在梦境中的话,该有多好啊……

  俗话说的好,解铃还许系铃人。如果许斌是因为失恋而阴沉的话,干脆就让他在梦境里再度尝试一下热恋的甜蜜好了。怀揣着浓重的私心,刘小别把当初被扼杀在摇篮里的追求计划翻出来摊开来挨个实现,眼见着许斌看着自己的眼神一天天改变,他心里却越来越不是滋味儿。以前他也不是没有见过王杰希在别人的梦境中使用这样的桥段,却从未想过作为同样亲历梦境的塑梦师会是怎样的心情。梦醒之时,许斌什么都不会记得,然而刘小别却会记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梦境中的时间毕竟与现实中不同,转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寒冬腊月,广场上却人满为患。一对对情侣散布在高耸的钟塔周边,等着着一同度过新一年的零点。许斌跟刘小别没去凑那个热闹,只是窝在刘小别宿舍里打着游戏。对于房间的陈设都再熟悉不过,独独多了一个许斌。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有些走神,刘小别估摸着现在离开梦境的话多半可以达到原本的目的,却迟迟不肯说出那句暗示。

  梦中大千繁华世界,而真正在醒来之后还会记挂着的,只有刘小别一个人。

  许斌突然放下了手柄,转头看着他。刘小别一个没留神,一套连击带走了许斌的角色,鲜红的K.O.跃然屏上。肩膀被对方环住,刘小别看着许斌凑过来的脸屏住呼吸。寝室楼里的男生涌到走廊上倒数着零点前的最后三秒,并不知道一门之隔的寝室内有两个人正彼此对视,鼻尖碰鼻尖。

  3、2、1。

  许斌醒了。

  刘小别早就坐了起来,看着还没缓过来劲来正躺在床上眨眼的许斌。一扫走进微草前的阴霾,许斌脸上正挂着笑容。嘴角弯起的弧度和梦中别无二致,看向刘小别的眼神却截然不同。或许是因为塑梦的神奇而惊讶,还包含着对刘小别的感谢,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没有越过普通人际交往的界限。

  刘小别朝他一乐,帮许斌摘下仪器,在姓名一栏写着“许斌”两个字的表格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递给对方。再度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刘小别还有种沉浸在梦中的错乱感。然而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眯了眯眼长吐口气。普通的兼职塑梦师刘小别普通的抬起手对许斌挥了挥,普通地道了别。

  “再见。”

(END)

——————————

第二棒结束!第三棒交给 @落花狼藉酒阑珊   ,GOGOGO!

圈太太们  @浅尝辄止  @有一天   @来干了这碗昊翔_十余   @辞渊   @一坨碳_王队他女儿^q^   @茧阿金   @谁给我手癌霜这是第几次删数据了   @薏晓   @糖糕糖糕糖糕糖糕糖糕糖糕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