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喻黄】没有地址的来信


*全职高手同人。喻黄。

*因为是戏剧社的考试题目而且是个全命题所以题目就请不要吐槽了【。

*文笔渣渣慎点…OOC可能…

*OK?

*READY!GO!

 

————————————————————————

没有地址的来信 by滇红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早晨。黄少天像往常一样在八点钟醒来,光着脚踩过地板。洗漱过后,黄少天在心里边盘算着到底要去吃灌汤包还是走更远一点的路去吃豆汁油条,边动作麻利地穿上了衣服。背起单反包,确定钱包手机钥匙都齐全了之后,黄少天出了家门。

  和电梯里遇到的邻居大妈打过招呼,黄少天习惯性地停顿在楼门口的信箱前。以前他还是“荣耀”第一大话唠,当着蓝雨的王牌选手时,就常有粉丝不知从何处打听了地址寄信到家里来,这让黄少天养成了不时查看信箱的习惯。即便是到了现在,黄少天早就退了役,又从G市搬到了B市,依然没有改掉这习惯——虽然大多数时候信箱里只有快餐宣传单。

  然而今天,黄少天意外地看到信箱里有一封信,于是他伸手取了出来。信封是普普通通的白色信封,用墨蓝色的笔写了收件人和收件地址,而在寄件人那一栏却是空白的。黄少天拿着这封信翻来覆去的认真看了好几遍,再次确认了那上面着实没有寄件者的任何信息。

  这是一封没有地址的来信。黄少天在心里这么下了判断。

  这让黄少天更加好奇信的内容。于是他没着急去吃早饭,而是站在信箱前拆开信封,抖了抖。一张照片落在了他手上,照片右上角用回形针别着一张小小的便笺纸。纸上一共写了五个字,字体修长却有力,和信封上的字体如出一辙,显然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黄少天看看照片又看看便笺纸上的字,不禁有些失神。

  照片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的时候照的全队合影,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精心保存起来的。便笺纸上的字体再熟悉不过,那是黄少天看了十多年的,喻文州的字。

  在邻居大妈们眼中,住在十三楼的黄少天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每天背着个包出门,虽然不知道是干啥的不过看起来,并不是什么不正经的职业。仅此而已。那些每日与他寒暄的邻居们不知道的是,黄少天在来B市之前曾经被叫做“剑圣”,曾经有一大群粉丝,曾经需要在出门的时候全副武装生怕被人认出来。那时候的黄少天每天还能追着叶秋喊PKPKPKPK,拿垃圾话欺负对手到哭,爆手速把一切挡在蓝雨面前的人揍到体无完肤。

  但,这些都已经变成曾经了。

  游戏选手不管怎么说也都是吃青春饭,年龄是任何人都难以逾越的沟壑。这几年来,“荣耀”的“黄金一代”都一个接一个退役,角色虽然还在,但角色背后的人却已经变了。在“黄金一代”中,最早离开职业圈的居然是黄少天,这是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而让黄少天退役的,并不是年纪大了手速下滑,而是一场意外。

  手受伤,这对于职业选手,尤其是黄少天这样靠极高的手速来碾压对手的人来说,无疑是个毁灭性的的打击。石膏拆掉的那一天,黄少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个人悄悄去了训练室,打开电脑插入账号卡,登入“夜雨声烦”。发现自己连“三段斩”都无法流畅的使用时,黄少天愣住了,手搭在键盘上微微颤抖,那抖动蔓延开来,最终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屏幕内,剑客“夜雨声烦”被哥林布击败,血红的“荣耀”二字霸占了整个屏幕。

  屏幕外,黄少天被摆在眼前的事实彻底击溃,压抑着声音流泪。

  那之后的事情非常顺理成章。黄少天平静地向经理陈述了事实,并且拒绝了留在蓝雨当教练的建议。而跟在他身后的喻文州始终一言未发,只是帮着黄少天打理琐事,看对方用并不灵活的手在合同书上签下了名字。

  再后来是新闻发布会,黄少天被一大堆记者围着,麦克风全部挤在他面前。黄少天还和平时一样喋喋不休,口中吐出的却不再是为了扰乱对手而连炮珠一样发射的垃圾话。黄少天那天说了不少话,底下的记者也都没打断他。他说很高兴能在蓝雨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这么多年,他说小卢你好好表现啊别砸了我的招牌剑圣的名号就靠你了,他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蓝雨自己不在没人刷垃圾话大家不要太寂寞了哈哈哈哈。说到最后,黄少天突然停了一下,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微笑——

  “还有就是,谢谢喻队。从进入蓝雨以来就一直有你在身边真好。”

  黄少天离开蓝雨的时候只拖了个行李箱。留下一句“本少就算退役也会烦死你们的哈哈哈哈”,黄少天的视线在众人中转了一周,抿了抿嘴唇没再说话。转身背对着众人挥了挥手,留下一个自认为潇洒的背影离开了。可卢瀚文怎么看都觉得黄少天的背影异常寂寞,于是他下意识抬起头想叫喻文州,这才发现自家队长没有来。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随手把那封没有地址的信放在一边。来电,叶秋。接起电话,黄少天一个“喂”字还没说出来,就听见对面叶秋说了六个字之后就挂了电话,留他站在原地攥着手机发愣。

  喻文州退役了。

  黄少天愣了半天,觉得叶秋刚才说那六个字比高中时候看的英文还难理解。有些茫然的四下张望,黄少天再度拿起被自己随手放在信箱顶部的信。

  这是一封没有地址的来信,然而寄件人似乎并不在意被收件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信封里有一张照片,照片的右上角别着写了五个字的便笺纸。

  字体细长有力,虽然没有署名,但显然是出自喻文州之笔。

  便笺纸上只有五个字。黄少天轻轻用拇指摩挲,拿口型念了出来,好像在念一道咒语般认真而虔诚——

  少天,我来了。

  “少天。”

  好像是应了他的心声,黄少天刚刚念毕,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唤他名字。于是猛然抬起头,逆光中有个人站在楼门口,衬衫的衣袂被风吹起来一点。黄少天将那封没有地址的来信塞进口袋,走到来人面前站定,裂开嘴露出笑容。那笑容全无阴霾,与十几年前黄少天和喻文州在蓝雨训练营初见时一般,只是台词全然不同。

  “文州,好久不见。”

(END)

2013-09-22 /  标签 : 全职高手喻黄 25 3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