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YR】祝你好运

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就看到Yellowstar离队的消息,从震惊到难过也就是那么几秒钟的事儿。难过不是因为Yellowstar转会(小道消息说要去TSM,我是很可以理解的,毕竟他年纪也摆在那里,而且也是真的很想再拿一次冠军吧,还有为了退役早作打算之类的...不管怎样都祝福他),而是因为想到Rekkles会多伤心,所以非常难过。我本来以为Yellowstar会一直在FNC打到退役,没想到他会离开。今天Rekkles直播的时候,面无表情,感觉他掐一下都要滴出水来般难过。我很喜欢FNC这对下路组合,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拆了,看着文件夹里还没写完的YR糖有点唏嘘。可能这就是最后一篇YR了,算算也只不过是第二篇完整写好的而已啊。真的对不起阿燃,拉你进坑,没给你吃到糖,也没让你吃饱粮,就要开始捅你刀子了。祝福Rekkles,祝福Yellowstar,祝福Fnatic,希望大家都好运。For Rekkles, for Yellowstar, for Fnatic, for everyone who loves them.

————————————————————————


祝你好运  BY滇红


  在编辑框里敲下最后一个标点符号,Rekkles连重新去检查一遍自己是否打错字的勇气都没有,直接按下了发送键。赶在第一条评论跳出之前,他关掉了页面,不再继续去看,转而打开了直播软件。登陆,排位,选择英雄,进入游戏。这一系列动作他闭着眼睛都可以完成,多年以来他都是这样做的,身体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一般的反应。直播聊天室里不断滚动着粉丝们的话,有鼓励的,也有询问的,Rekkles一一看在眼里,却不想做出任何回应。走位,补兵,释放技能,回城出装。他垂下眼看着右下角视频框里的自己,那张熟悉的面孔上没有任何表情,冰冷得可怕。

  Rekkles现在很后悔。他很想要一台时光机器,这样他就可以回到过去,揪着那个准备转会离开Fnatic的自己的领子,威胁对方不许走。他竟然就这样毫不犹豫地留下他的辅助转头离去,浪费了整整一年的宝贵时间。在那一年的时间里,Rekkles无数次在比赛中看到对面下路那个熟悉的ID,然后被对方击杀,或者是击杀对方。比赛结束之后,Yellowstar走过来拥抱他,却又在他想要伸手的时候抽身而去,只留给他一个背影。那一刻Rekkles有点慌,他以为他和他的前辅助要玩完了,但是Yellowstar没有。一年之后他又回到Fnatic,迎接他的是Yellowstar的笑容,附带一个温暖得一如既往的拥抱。接下来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Rekkles闭上眼仿佛还能回忆起Yellowstar那天晚上唇角的弧度,还有他吻住自己那一瞬间陡然增速的心跳。是的,他们在一起了,尽管队友们都不知道,可他们确确实实是在一起了。Rekkles的第五赛季因为Fnatic在半决赛中惨遭零封而结束了,“Defeat”在屏幕上旋转着出现时,他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Rekkles很难过,却并不觉得绝望,因为还有下一个赛季,还有很多个冬天可以让他去征战,和他的辅助一起并肩战斗。冬休期即将开始,Rekkles是第一个离开基地的。搭乘计程车离开的时候,Rekkles鬼使神差般回头看了一眼。Yellowstar站在门口朝他挥了挥手:“一路顺利,Martin。”当时的Rekkles以为等到他再次回到基地的时候,站在门口迎接自己的依旧会是对方,就像之前一样,然而Yellowstar没有。

  突兀降临的离别没有任何预兆,Rekkles接到来自经理的讯息时完全愣住了。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和往常一样给Yellowstar发简讯,互相道过晚安之后安稳入睡,而在一觉醒来后却被这消息砸懵了。Rekkles想要给Yellowstar打电话,却始终没能按下拨号键。要怎么开口?不论是质问还是指控,Rekkles都找不到合适的语句,却又有太多的话想说。无数个问题盘旋在心头,最后他只是悻悻地放下手机。

  电话铃声恰到好处地在游戏之间的等待时间插入进来,Rekkles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起伏。把小熊端端正正摆放在椅子让它来代替自己直播,Rekkles拿着手机去阳台接听Yellowstar的电话。他磨蹭的时间太久,许久没有人接听的电话已经自动挂断,只留下一个未接来电的提示。Rekkles有些发怔,他当然知道这电话为何会刚巧在他等待排位的时候打进来。每当他直播的时候,Yellowstar都会用另外一个账号登陆看,偶尔还会在聊天室里插几句嘴。这一直是个无人知晓的秘密,直到某一天,Rekkles在路过Yellowstar身后的时候意外看到对方屏幕上停留的界面,才被戳穿。自动锁屏的手机再度亮起屏幕,又是来自那个人的电话。Rekkles顿了顿,还是按下了接听,把听筒凑到耳边。

  他以为自己会情绪失控地朝对方大喊大叫,然而在听到Yellowstar的声音的时候,Rekkles却发现自己意外的平静。Yellowstar的声音听起来和之前无异,他和Rekkles解释自己做出的决定,一个一个解决Rekkles可能提出的问题,就像是曾经做过的无数复盘一样,每一句话都说得有条不紊,井然有序。Rekkles抿住嘴唇,没有打断Yellowstar的阐述。他习惯性地听从他的队长的每一句话,尽管Yellowstar现在已经不是Fnatic的队长了。当年Rekkles离开的时候,Yellowstar没有阻拦他,因为在对方心中,那是彼时的他最好的选择。那么现在呢,自己又该怎么做?

  纵然Rekkles有数百种说辞来挽回对方,可是他根本开不了口。那是他的队长,他的辅助,他的挚友……他的爱人。Rekkles会因为Yellowstar的离开而心碎,可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最难过的人莫过于Yellowstar。即使他能够阻止对方,Rekkles又怎么会忍心去否决对方做出的艰难决定?

  Yellowstar说完了准备好的台词,Rekkles却没有想好应该如何回应。沉默降临下来,沉甸甸地压得他喘不过气。也许是过了一分钟,也许是过去了半小时,电话那端的Yellowstar似乎是叹息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话。Rekkles一怔,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对方的表情。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或许已经露出了失望的神情,Yellowstar的嘴角会微微向下垂,藉此来表达主人并不明朗的心情。而这都是他的错。

  深吸口气,Rekkles低声叫了对方的名字。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拖鞋,黑白条纹的样式是他喜欢的类型,而Yellowstar也有一双一模一样的。Rekkles不敢开口询问他们之间的感情会如何发展,也不知道二人的关系会否因为Yellowstar的离开而变化。但他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而不是一味地保持沉默。吸入的空气似乎在体内膨胀开来,一点一点充满身体,直直顶在喉咙口,让声带的震动都变得艰难。Rekkles有些哽咽地开口,他知道这句话如果现在不说,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祝你好运,我的队长。”

  Rekkles弯着嘴角笑起来,眼睛微微眯起。

  他的眼中盛满星光。

(END)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