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HS】Wiing wiing(上)

*HS=李官炯x李多允


*食用推荐BGM:위잉위잉-Hyukoh


*旧三星出没注意,有明显的MD描写,所以蹭一下mata和dandy的TAG...有打扰请见谅


*今天实在写不完了,也不想匆匆结束,所以分个上下章...吃这对cp的小伙伴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好吗!


*官炯哥生日快乐!新的一年,请带领LGD的弟弟们一起向前!


————————————————————




Wiing wiing  BY滇红




1


  李官炯其人,从小时候开始就是个类似于“别人家的孩子”一般的存在。学习成绩好,待人温和有礼,做事靠谱,性格沉稳不跳脱,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值得依赖的气息。赛场上,他是站在ADC身边的辅助,依靠一次又一次的助攻帮助队友获得胜利。赛场下,他是三星队年龄最大的哥哥,每天周转于弟弟们之间,亦兄亦友。


  三星全队的最后一次聚餐结束后,蓝白两队的十个人告别了教练和经理,跑去宿舍附近的小店续摊。没有人提起明天之后的事,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恐怕就是最后一次全员齐聚了。李官炯手里端着杯烧酒,而与他隔着一张桌子距离,具晟斌已经喝醉了,抱着金赫奎絮絮叨叨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竟然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被推开。李官炯正烦恼着一会儿该怎么回去时,从左侧压过来的一股大力让他不由自主往旁边歪斜过去,酒杯里的液体洒出来一些,淋在他手上。


  “多允啊……”有点无奈地放下酒杯,李官炯侧过身子环住刚刚一头撞进他怀里害得他洒了酒的罪魁祸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后背。一直在和崔仁奎喝酒划拳的李多允惨遭野辅双游,被赵世亨算计得不要不要的,一杯接一杯的喝到现在,醉得迷迷糊糊坐不住。李官炯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胸前的青年,李多允傻乎乎地张着嘴睡着了,脸颊泛着红。有点无奈的摇摇头,李官炯伸手把对方有些乱的刘海捋顺。明天早起又要吵着头痛了。心里这么想着,看看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把钱包交给身旁的张亨硕示意对方去结账,李官炯招呼了其他人,背起李多允,一群人热热闹闹相互搀扶着出了店门。最后一个出去的李官炯和已经与他们非常熟识的老板娘道别,在对方“下次再来”的招呼声中跨过门槛。


  下次再来。这句话在李官炯脑中盘旋了很久,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够像今天这样所有人聚在一起插诨打科,酒杯交错间消磨过一个夜晚。李多允伏在他肩膀上睡得异常安静,酒精作用下略有些烫的鼻息拂过他脖子。相比之前趴在崔千柱背上的具晟斌就闹腾多了,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没人听得懂的话,偶尔声音太大被赵世亨训斥一句之后能消停一会儿,随即又咕哝起来。耳朵首当其冲的崔千柱反而没说什么,微笑着忍受来自具晟斌的音波攻击。李官炯慢慢跟在队伍末尾,看着其他人的背影,后背上的重量无比真实。李多允的体温透过夏季短袖单薄的布料传递给他,李官炯微微偏过头去注视着醉酒的青年,嘴角不由自主弯成一个温柔的弧度。


  那天之后,接踵而来的日子兵荒马乱,刚刚兴起的三星王朝土崩瓦解,铺天盖地的舆论浪潮涌来,把每一个关系人都拉扯其中。李官炯半夜起来,看到阳台上站了个人。他走过去想说“这么晚了站这里要着凉的”,却在李多允回过头来的时候张着嘴愣住了。他那个总是笑着的弟弟红着眼眶,开口说出来的话让他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哥,我要走了。可是我不想走。”




2


  那天晚上的李官炯非常失态。一直以来,他都能在气氛尴尬的时候说出合适的话,缓解气氛,激励队友。然而当李多允流着泪和他倾诉衷肠的时候,他突然失去了开口的能力,连一句像样的安慰都没有说出来。在记忆的最后,李多允低下头吸吸鼻子,再抬头的时候脸上带着硬挤出来的笑容,对他说了晚安。擦肩而过的时候,李多允似乎小声说了一句什么,可是李官炯没有听清,却也错失了拉住对方问个清楚的机会。


  不约而同的,曾经的队友都选择了来中国继续职业生涯,却分散到了不同的队伍。他们曾经配合默契,了解对方在场上的每一个小习惯。现在他们还是彼此了解,却穿上了不同的队服,对峙在召唤师峡谷的两端。李官炯有时和崔仁奎赵世亨一起出去喝酒的时候,会听到对方抱怨在赛场上看到熟悉的ID有些不习惯,而这种抱怨也慢慢减少了。直到有一天,李官炯才发现,他们都已经适应了身份的转变。


  那一年的李官炯,和他的新队伍在LSPL里挣扎沉浮。休息的时候,他会打开职业联赛的录像,一场接一场的观摩。他看到比赛席上那些熟悉的面孔,他看到身着黑色队服的金赫奎和许元硕,他看到并肩而立的崔仁奎和赵世亨,他看到略显疲惫的张亨硕和裴御珍,他看到目光落在具晟斌身上的崔千柱。李官炯按下暂停,定格在屏幕之上的是用手臂挡住脸无声哭泣的李多允。


  “有的时候晚上做梦梦到当时拿冠军,会哭着醒过来,梦里真的很幸福。”


  李官炯始终记得在节目上说出这句话的李多允是怎样的表情。脸上带着笑容,语气却饱含了无限唏嘘,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浸透了心酸与难过。那一刻,李官炯心中涌起想要伸手把这个孩子抱进怀里的冲动,最终却只是把手握成拳,未说片语。


  那场战争在社交平台上爆炸开的时候,李官炯毫不知情。耳机中传来的男性哼唱的声音,略带慵懒的感觉让歌词黏连起来,一气呵成的感觉听起来异常舒服。李官炯第一次听这首歌,听的却是李多允的版本。在节目上被主持人怂恿着唱歌,前奏过后,合着伴奏响起的是青年和从前一样的声音。李多允斜靠在扶手上,似乎是在盯着歌词看。他跟着节奏慢慢唱,唱到一半因为不好意思而笑得眯起眼睛。李官炯觉得这歌词是不适合李多允的,但又觉得曲调异常适合李多允的嗓音。进度条匀速前进走到了尽头,李官炯用鼠标点住,把它再次拖回起点。隔着耳机,他听到队友逐渐变大的议论声,其中的关键词让他不由自主地转过头。


  人生的进度条,要是也能重新拖拽回起点就好了。




3


  虽然已经入夜,但并不影响店家生意火爆。热热闹闹的氛围抵挡了室外的寒冷,碰杯聊天的声音混在一起,掩盖了崔仁奎压低声音的哭泣。李官炯坐在桌子对面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在中国的这些日子里,李官炯还和以前一样,在各种方面给他的弟弟们打着辅助。他会耐心倾听金赫奎对食物的抱怨,也会在具晟斌闹别扭的时候给崔千柱出谋划策。即便是看起来性子冷清的张亨硕,也会在遇到瓶颈的时候打电话给他。所以在赵世亨决定独自离开VG的时候,崔仁奎拿起手机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李官炯。


  然而这次,就连李官炯也无计可施。


  如果不是因为喝得太多,崔仁奎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做出这种事。他那么聪明一个人,在赛场上算计着全场,在赛场下为人处世心思细腻,又何尝不知道万一被人拍到他深夜哭泣的照片会引起怎样的混乱。然而酒精上头让他顾不上那么多,李官炯递给他的餐巾纸被紧紧攥在手里,没有派上原本的用场。从最开始的眼眶泛红到泪水划过脸颊,不过数秒的时间。崔仁奎趴在桌上,把脸埋进手臂。


  李官炯看着一向笑容温和的弟弟此时一反常态,有些无奈。他起身坐到崔仁奎身旁,伸手环住对方肩膀拍了拍。从三星白时期到现在,崔仁奎和赵世亨从来没有离开过。一路走来,从单纯的队友到队友与恋人的双重身份,李官炯作为旁观者,清楚地看着他们之间的纠葛,也知道他们为了彼此放弃过什么。李官炯低声劝慰着对方,一字一句捋顺目前的状况,以建议的口吻提出解决办法。这样的事情他做过很多次,驾轻就熟。崔仁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来看着他,说出的话打了李官炯个措手不及。


  “官炯哥,那哥有喜欢的人吗?”


  李官炯突然顿住,半晌才作出回答。崔仁奎听到对方的答案,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


  “有啊。当然有。”


  他长长吐出郁结在胸口的感情,再度开口——


  “可是他不知道。”




(TBC)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