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芥末墩儿

so魔性!
very懒!
such逗比!

【knfm】偶发空缺6(完结)

5的传送门:http://chromemox.lofter.com/post/1d0ff7b7_ddbf4da


看到标题大家应该明白了,在最终章我们终于确定了到底是knfm还是fmkn,所以本章有一辆小车车,预警一下,如果接受不了的话就不要往下看了…

终于完结了,大家开心吗!

全文和标题到底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也不知道

其实毫无关系,只是当时随便看到了一本书的名字而已哈哈哈哈哈哈 

@墨枭  



————————————————


    “我进来咯——”

    两个人相互对视的场面,被门外传来的打招呼的声音强行中断了。佐藤胜利走进乐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两个哥哥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各做各的事情的场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氛围呼之欲出。跟在佐藤身后走进来的松岛因为刚刚目击到的事实而目光游移,而Marius则是一脸不明所以。房间里的五个人各自心怀鬼胎,但是谁也没明说,只有佐藤在经过菊池身边的时候不经意般问了一句“处理好了?”,换来对方一声含糊不清的“嗯”。

    因为是演唱会期间的休演日,事务所为了照顾到成员的身体状况而安排了相对轻松的采访工作。前来取材的杂志记者和sexyzone五人都很熟识,与之前大同小异的问题回答起来也不会太过于消耗脑力,房间里的气氛十分轻松。五人的对谈很快结束,而中岛则因为最近的个人工作而被单独留下来进行特别采访,其他四个人则可以就地解散。

    “风磨君,不等健人君也可以吗?”佐藤目送中岛跟着记者离开了乐屋,转头问道。正收拾东西的菊池手上动作不停,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只是耸了耸肩:“之后会给他发简讯的。”话音刚落,菊池已经一阵风般出了门,只留下一句“大家辛苦了”的尾音。佐藤歪着头盯着门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说,聪,他们两个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等到中岛结束了访谈回到乐屋时,已经是人去屋空,只有经纪人还在等着他。对于对方送自己回家的建议,中岛本想应允,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打断了回答。简讯来自于菊池风磨,但内容却是出乎中岛意料之外的。看着屏幕,中岛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因为表情太过于开心,以致于连经纪人都不禁多问了一句。

    “遇到什么好事情了吗,中岛君?”

    “啊,也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情,但确实很惊喜……那么,我就先走了,今天辛苦了!”

    连等电梯的时间都觉得太久,中岛索性推开了楼梯间的门直接往下冲,只觉得每一步都充满了雀跃。然而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停下了脚步,调整好呼吸,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走出了楼门。

    停在门口的车子降下了窗玻璃,露出了菊池戴着墨镜的脸。中岛走过去,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等很久了?”“刚到。”手搭在方向盘上的菊池似乎并不着急出发,虽然戴着墨镜看不清眼睛,但也能看出他正上下打量着中岛。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就算是习惯了被注视的中岛也有点坐立不安,而菊池说出的下一句话让他惊得差点把安全带扣歪。

    “跑下来的?”菊池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中岛本以为掩盖得天衣无缝的事实。

    “诶?!呃……嗯。你怎么知道的?”隐约能猜测到对方的答案,但中岛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没做好才会暴露。预料之中的,菊池大笑起来,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他:“真的假的,我就这么一说,没想到还真的猜中了?”

    对于对方恶作剧般的回答毫无还嘴之力,中岛扭过头去选择无视得意洋洋的菊池,却没想到自己就这样错失了又一次反击的机会。感觉到菊池探着身子凑到他旁边来的时候,中岛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耳廓被对方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弄得发痒,而那句直击心脏的话则让他顿时面红耳赤。

    “你就这么着急上我的车吗,中岛老师?”

    说完这句话,菊池立刻缩回了驾驶座,一脚油门踩下去,丝毫不给对方反击的机会。而中岛只好红着脸揉着耳朵在心里恨恨地想,上什么车,我只想上你。

    “我只想上你。”紧紧压住菊池的时候,中岛终于有机会将这句心声说出口了。这真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晚上,莫名其妙地被载到菊池家里,莫名其妙地一起玩了游戏,又莫名其妙地接吻了。中岛不由得想起菊池在淋浴间里把自己摁到墙上的那一幕,越发感觉到自家对称位的不可捉摸。本来只是两个人坐在一起单纯地嘴唇相碰,最后却演变成了中岛在上菊池在下纠缠不清的状态。感觉得到手掌触碰着的脸颊越来越烫,中岛暂时中断了这个发展飞速的吻。双手撑着地板,中岛俯视着菊池,被看着的人脸颊红彤彤的,水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呼吸间都带着情欲。

    被紧紧盯着的菊池有点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嘴上却还在逞强:“你在想什么啊,要做就快点做。”中岛不由得被对方逗笑了:“我在想,这真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晚上,风磨你也总会做一些让我惊讶的事情呢。”从刚入社的时候向我搭话也好,到后来在节目中为我们队设计的旅行菜单,还有那段时间有些别扭的故意疏远,甚至连最后想通的契机都是那么令我感到意外。

    “你现在说的话也在我的预料之外呢,中岛。”被对方不明所以的话搞得有点焦躁的菊池想要伸手推开自己身上的人,却被中岛制止了动作。上位者露出了笑容,眉眼弯弯的样子太过于好看,以致于菊池一时忘记了反抗。从棉质上衣的下摆探进来的手掌比自己的体温要高上一些,手指扫过的地方都好像被那份温度传染了一般发烫了。中岛并没有什么情事上的经验,但对于任何有关于菊池风磨的事,他仿佛都有着过人的天赋,可以轻易夺取菊池的注意。拉链划开的声音在平时微弱到几不可闻,但对于现在的菊池来说,却如同夏日响雷,可以让他的身体条件反射般颤抖。而那个罪魁祸首此时还要装模作样地说一些话,好像那个对着菊池动手动脚的人不是他一般。

    “可以吗?”

    “……啰嗦。”

    “这里呢?”

    “……闭嘴!”

    怀里抱着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中岛还有种恍惚感。这种恍惚也许多半是未散的余韵,而另一半则是对这种状况的疑惑。转过头去,中岛看着在自己怀里昏昏欲睡的菊池。在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露出了笑容。

    虽然这个晚上非常莫名其妙,但也不坏啊。


(END)


2017-02-17 /  标签 : knfmけんふま 21 1  
评论(1)
热度(21)
  1. 墨枭一盘芥末墩儿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太太——首次联文结束!文笔拙劣配不上太太!!!!喜欢结局!!!!